三洛

记录日常

晚安后的三洛

和应该道晚安的人道过晚安,又偷偷溜出十几分钟来,是我最享受的时候。本来如此,先安顿好他人的睡眠,自己才有精力慢慢拾掇自己的梦。
风刮了一天,学校里最早开花,也最早结果的李子树被夜雨打落滚了一地。暗红的叶子和暗红的果子相互包庇着,愣是瞒了我一个多月。有人拿着书包去捡,涨鼓鼓地塞了一书包,看得人牙酸。我也不怕鞋底湿滑,加紧脚步走了。早上的雨像是激愤批驳的墨,猛着劲儿地被甩在纸上。一边想着这些零零散散的事,一边把腿放到被子外面,搭在软和的抱枕上。偶尔蹭三两下,感觉离拥有一只大肥猫的生活不远了,明天的云都软绵绵了。
风扇一转一转将风吹在我裸露的肌肤上,是把夏天一段一段送到我心里。我用手机吃着其他恋人的糖,是柠檬味儿的,恰到好处的甜,可以让别人共同感知到的清新。我喜欢一个男生毫无保留地表达自己对一个女生的喜欢,这让我觉得,他把他的身心所有真正全部交付给了她,这是我觉得最浪漫的事,没有之一。
刚刚阴差阳错又和一个人谈了一会儿“融入”和“同化”的事情。字面意义上看,两者已有不同,但我认为,同化是融入的前提之一。假如你是一块冰,别人是一滩水,你要融化一点点,被同化变成水,才能有那一部分的交融,尽管看起来你还是一块冰,但是已经体积缩小了些。对吧。
风扇又倏然很明显地送了一阵风给我,我把腿收回被子里,准备好好睡一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