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洛

记录日常

写小说使人头秃

每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夜晚

我头里是个诗人

嘴巴却一动也不动

我要说的太多

可我不想说

求求我换一个人喜欢

“好滴 明白啦

我要睡觉了 晚安”


“就睡了鸭?”


我忍了很久,才没有回复。


我真的明白了。

当一个人成为另一个人时,才能理解他

冷露滴梦破

睡得也还好,只是不愿意醒来,因为醒来之前总会梦见很好的事情。16岁那年,我以整夜的泪换取来的是再也软不下来的心。一夜长大,却负担不起长大的代价。我慌乱之中投入的温暖怀抱也是一弯假的温柔,雪上加霜一般让我在春去秋来时立马过上皑皑寒冬。再清亮的月亮我都觉得黯然无光,任何人送我的感情都只是烫手的炭。我如何度过这三年的呢?我选择尝试恋爱,选择享受被爱,可是我体会不了这里面的幸福。我天生喜欢追求自己的目标,被他人当箭靶时射中靶心都只是皮上的痛痒,那么多窟窿眼也不会流一滴泪。

我在青春电影主人公最美好的年纪,错过了宣告美丽幸福的任何机会,我再不曾在任何社交平台上发矫情的歌词,也不曾给任何一张图片配暧昧的文字。我感受不到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甚至对我来讲,对爱我的人拥有感谢都已经是一种难得的情感。我不说爱,很久了。曾经有人深夜在我耳边哭着说“我爱你”,配合着满天星光,我也产生不了一点点心动的感觉。

我曾经消极抑郁一度到寻死觅活,可是我撑过来了,我的家人哭着陪我撑过来了。我站在世界中心宣誓,我要把开心作为人生的唯一目标,自私也好,懒惰也好,我只要我开心。从前的我,太不开心了,整个人就是一道苦瓜塞肉,毫无灵魂。我不再付出感情,不再思及他人,不再为原则较劲。偶尔回忆过去,像是坐在滚满松果的金秋的草坪上晒太阳一样轻松惬意。

可是我毫无理由的爱上了一个我根本不了解的人,为他茶饭不思,坐立难安。我每天都摁着自己的手,不让我的半点委屈半点心情流到他那儿去。我的想念发了狂似的吞噬着每分每秒,可是我不能卑微地乞求他跟我说话。我甚至只看了他一眼,便落荒而逃,激动地差点咬断自己帽子上的绳。

LMJ两天没回我了。

我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


16岁之后,再也写不出一句有关爱情的诗

高二和他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这种期待紧张又激动的感觉了吧。我要哭了。麻烦LMJ不要太优秀,我追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