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洛

记录日常

深夜难眠
是个疲累的觉,所以我才故意不愿沉睡的。每天在异国忙着自己的事情,哪有功夫去沉淀去深究。今天刷牙的时候,水咕噜噜被含在嘴里,还在心想,出来之前怕抑郁复发,结果反倒无碍。刷地一口把含着薄荷味儿的水吐出来,心里得出来几个结论。
减肥和长胖,是我心底最大的病魔。我不能否认,也不会否认。一晃几年过去了,忍饥挨饿的经历还是那么清楚,生理上的病痛不说,心理真的饱受折磨。那种踌躇趔趄的感觉,就像一根挂在房檐上肥美的肠,滴着油,在狗面前晃。
怕没人爱我,是其二。之前减肥的导火索,是前男友的在我之前的几个女友都纤细瘦弱。我虽不算胖,但因脸上挂肉总是吃亏。照镜子总不遂心愿,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够完美,不愿与可能细弱如她们的我失之交臂,于是倔强地铁着头减肥。
说到底就是不自信。
我跟谁说我不自信,谁都会说“你为什么会不自信”“看不出来啊”。久了我便说一次也不再多言。但还是如此。裤腰紧了会心慌,手臂粗了会不敢穿吊带,我承认,我还是喜欢瘦瘦的感觉,但是天生没那个命,胃都强求不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