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洛

记录日常

三洛的读书笔记

葛利高为什么不愿意和阿克西尼亚私奔呢?他忘记了她光腻毫无保有的胴体和爱情吗?他忘记了把头埋在她起伏不歇喘息时湿漉漉的腋窝里嗅到的温靡的气息吗?他居然说不如了结……这段相好(阿克西尼亚以为要了结司捷潘,甚至内心期盼着他这样说,更残忍了)。我不懂,哪怕他之后对着年轻幼小的新婚妻子时,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是阿克西尼亚,可是我还是不能懂。
我越来越发现自己不能懂的事情越来越多了,那些现实的虫病纷纷柳絮般染在我叶间,簌簌风来都吹不尽。我多么希望这个世界可爱一点,纯白一点,可是我没有想到自己就是这张白纸上最深的凹陷:向上看是长生天,向下看是我足尖。
我鼓吹着自己的勇敢坚强,搴着“冲”的大旗说是视死如归,其实内心每走一步都念念着向死而生(born to die)。我厌倦的东西并不让我厌恶,我理解,他们都有各自的理由,一个比一个正当,何况反过来我也不能完全规避这些让人厌倦的东西。
我不愿意和谁交换什么,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我的思想是我自己的,我的芦苇毛倒是很漂亮,可是我们换不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