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洛

记录日常

蜗牛的触须是世界上最可怜的部分
世界这个整体被组合得如此磅礴伟大
但每一粒堆积成山的沙砾都可怜得被挤压
谁不幸谁又幸运呢
小时候还戏谑地玩过它
慢吞吞地蜗牛被人用手指轻轻碰触
那短小脆弱的触须就
猛地缩了进去
惹得看热闹的孩子们更加有兴致了
现在想起来自己就像撕风筝的迅哥儿一样
残忍 冲动 不以为然
现在轮到我自己做这只蜗牛了
谁来接近我
我都要躲进自己的壳里
不论无心还是好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