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洛

记录日常

有人非要把爱情上升到什么灵与肉、哲学与社会、神与魂的高度,其实那都不是普通大众的感情了。大部分人对爱情的追求就是陪伴,就是不想独立,就是接受不了别人出双入对的刺激,于是遇见了人就忙不迭地将就,也不管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今天生病有人问候、明天生日有人送礼、后天怀孕有人当爹………便觉得是幸福了。
太廉价了。
前几天做了一个年龄测试,心理年龄30-39。我倒觉得自己还没那么老成,很多时候都还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懒散”“游离”“固执”。但是对于当代年轻人的爱情观(包括自己)真的具有很大成见。什么时候我能做到一个免俗的人,便是真的长大了。
米兰·昆德拉把托马斯和特蕾莎的爱情写得十分纠缠,就像一般人难想清楚的哲学。我觉得那是艺术家的爱情,身体的放逐和灵魂的固守碰撞起来真的有一种美感,是艺术家把裸体视为艺术品一样的美感。那种看见一顶黑色的礼帽都能充满性暗示的想象也是绝美了。想起《布达佩斯之恋》里女主美丽的躯体,饱满洁白的乳房,粉嫩润泽的嘴唇,纤细修长的四肢,只有这种人才能让我心甘情愿看她同时和两个男人产生“爱”。
世界对美就是有这么多的包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