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洛

记录日常

昨晚上十一点才回家,取掉隐形眼镜后发现左眼红了一半。开着空调靠在床上喝牛奶,轻微的不适感足以让我忽略掉眼睛里这鲜艳美丽的颜色。和人聊着微信,忽然兴起,掰开眼皮对着镜头来了一张,发给对方这只诡异的眼睛。
“进沙了吗?吹吹吧?”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被某一瞬间拉进回忆的感觉,就仿佛一股吸力,把人吸到折叠了,也要从神经里一根狭长隧道飞到过去。
那是好多好多年前了,我们也隔着手机试图让彼此贴近。那一次不是单纯的眼睛红,而是眼睛发炎了。同样的眼睛,同样的红色,唯一不同的是几年前的瞳仁更加清澈,更加盈润。
你告诉我,该怎么做,不能揉,要买什么药。最后怕我记不住,还是把百度截图发给了我。年少的人啊真矫情,难不成我自己就不会百度了?可那个时候,好像只有他的百度才是有效的。
哦,药原来有味必不可少的成分,就是关心啊。
可是从前很盼望的相见,变成了现在所想的—永远不要再遇见。

评论